我陪患者去麻省总医院(二):就医篇

出国看病

急诊
美国波士顿时间9月28日的晚上,我突然接到郑先生家人的电话,说郑先生本人身体状况非常不好,可能无法如约去医院见医生了。我立即联络了当地客服并说明了情况。第二天一早,我们怀着忐忑的心情进入了美国麻省总医院急诊中心。
初步检查之后,医生表示郑先生需住院进行治疗。经过病房治疗,医生发现郑先生的情况非常不好,于是通知我们郑先生需要送至重症监护室并实施手术,而此时已经是当地时间晚上10点了,更让郑先生一家担心的是明天跟Clark医生的预约该怎么处理。
我向医院的医生和护士详细地解释了郑先生的情况,并到医院的国际部寻求此事的最佳解决办法。国际部人员说,此类事件十分普遍,因为病情发展无法预知。对于此事,需先将预约取消,同时他们会立即通知Clark,将郑先生已经住院以及病情等情况也一并告诉Clark。医院帮我们联系到Clark后, Clark说他会亲自来重症监护室看望郑先生,还将与其他医生共同讨论郑先生的病情。得到这个消息之后,郑先生一家都十分高兴,感叹医院服务的周到和人性化。

出国看病
麻省总医院内景

这里需要向在美国就医的患者说明一下,郑先生无法如期赴约属于特殊情况。对于没有特殊情况的患者,到达美国后一定要把时间安排妥当,宁可提前也不要错过预约时间,无故爽约后再约医生一般就比较难了。
在重症监护室的那段日子,郑先生每日接受着医院各项检查,身体显得十分虚弱,而且又吃不惯当地食物。我与医院负责饮食的营养师进行了沟通,表明郑先生希望能够吃到一些热的且易于消化的传统中国流体食物。医院耐心听取了我们的要求,并做出了适当的安排。这让我们觉得,麻省总医院所有工作人员确实是以患者的要求为第一要务,也切实做到了以患者为中心,这一点,不得不让人称赞。

出国看病
麻省总医院内的指示牌:安静有助康复

住院
在接受完重症监护室内的治疗之后,郑先生随即转入普通病房进一步观察病情进展。在郑先生进入重症监护室的时候,我每日一早就到病房协助他们处理日常相对简单的医学翻译问题,晚上10点左右再回酒店休息,而对于十分重大的医学事务,我们仍需借助医院提供的翻译设备来保证双方交流通畅。
到普通病房后,我依然延续这种“早出晚归”模式。就在郑先生入住普通病房后的第二天,我收到了当地客服转发的医院通知交费的邮件。鉴于费用较高,郑先生的信用卡当时额度不够,而且中国正处于国庆假期,大部分银行不受理境外汇款业务。由于这些客观条件的限制郑先生确实暂时无法交纳这些医疗费用,于是我带着郑先生家人再次来到医院国际部,就此事进行协商。
与国际部相关人员进行沟通后,国际部相关负责人十分理解目前郑先生一家所面临的困难,最后我们达成协议,郑先生先暂交一部分治疗费用,待国庆假期结束后,再补交余下费用。事情终于得以圆满解决,医院国际部的理解和通融,让郑先生一家感觉很温暖,而这也从另一方面体现了美国麻省总医院的人性化服务。

为保护隐私,文中患者及其亲属所用均为化名
未完待续……

分享到:

发表评论

昵称

沙发空缺中,还不快抢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