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国看病随笔:波士顿麻省总医院就医-就医记

出国看病

17日是林先生到医院首诊的日子。清晨时分,林先生就早早起床,有些紧张的等待着瑞诺健康驻波士顿客服人员送我们去医院。
出发前,我们又认真核对了材料:护照、信用卡、医学材料以及现在服用的药品和外包装。
公寓距离麻省总医院并不算远,开车不到15分钟就到了。但车开到医院主楼门口时,我们才发现已经进入医院。麻省总医院没有围墙,没有人来人往的杂乱场景。前来就医的患者不算少,但秩序井然,丝毫没有乱糟糟的感觉。
在医院走廊里穿梭,更是让我们直观的了解了这家世界知名的医院。无论是氛围、装修风格,还是工作人员的态度,都跟国内医院迥然不同,一切都没有医院的影子,倒是更像是一家星级酒店。
我们到达国际部时,因为有其他国际患者正在办理注册事宜,我们就在房间里面等了一会儿。房间里有沙发、糖果、空调、杂志……完全没有印象中那种压抑的医院氛围。轮到我们时,我们只向工作人员出示护照和信用卡就完成了注册,非常简单方便。为了便于沟通,我们还申请了中文医学翻译服务。整个注册流程前后不到3分钟。这种舒适的氛围和快速的流程,让林先生感受深刻,他一直对这里高效的服务流程夸赞不已。

之后,我们便进入了医生办公室等候。此次我们预约到的是AZZOLI医生,他是国际知名的肺癌领域的专家,已经接诊了很多来自中国的患者。他的这间办公室面积并不大,但设备很多,有体温计、语言翻译机和其他检测仪器。

 

出国看病
麻省总医院主楼入口

这次医院安排的是一位香港口音的女士为我们提供医学翻译。听客服人员讲,作为专业的医学翻译,他们要保证完整、正确的翻译医生和患者的所有对话内容,所以事先并不会和患者随意交谈。这也是为什么她来到办公室,却一直站在门外而没有进来和我们聊天的原因。
不久,AZZOLI医生走了进来,热情的和我们打招呼。寒暄之后,便开始进入正题。从病情发展、治疗经历,再到现在的身体状况,他一边查看电脑系统内的患者病历资料,一边问林先生问题。其中,还特别提到有没有带来最近几次的PET-CT片子和日常服用的药品,而这也是在国内出发前我们一直嘱咐客户要携带的资料,首诊时带着这些东西对医生了解病情有很大帮助。
经过和林先生30分钟左右的沟通,医生给出了两个治疗方案。一、回国继续服用当前的药物,因为现在林先生的身体状况恢复的不错;二、在波士顿试用新药,但需要进行检查,而且需要两个月左右的时间才能判定新药是否有效。

 

出国看病
麻省总医院走廊

一番思考之后,林先生选择在美国试用新药。AZZOLI去安排明后天的医学检查,而我们也算是顺利完成了首诊,接下来的工作就是耐心等候下一步的检查。
第二天中午11点半,我们准时来到医院,为林先生接受PET-CT扫描做准备。之前医院已经通知林先生不能吃早餐,虽然林先生患有糖尿病,也只能咬咬牙坚持,盼着结束治疗后赶紧吃饭。
等林先生换好防护服后,我和此次负责接送的另一位瑞诺健康同事KEVIN陪着他和小建在候诊室等待。小建有些昏昏欲睡,没过多久就已经进入了梦乡。林先生已经没有了之前的紧张,放松的和我们聊天,询问KEVIN当地的生活和工作情况。
整个PET-CT检查过程比较久,需要2个小时左右的时间。为了保证不因为语言问题影响检查,我们特意和检查室的工作人员沟通,如果和病人存在语言沟通问题,要马上联系在走廊等候的我们。而医院也贴心的准备了一个通知球让林先生拿在手里,如果连先生在检查中感觉身体不适可以随时紧握小球,这样就能通知到工作人员。
大约一周后,检查结果出来了,很遗憾,林先生并不适合使用新药,对于他来说,目前最好的治疗手段就是继续服用他正在服用的药物。听到这个结果,一开始林先生难免有些失落,但没过多久,林先生也就想通了,毕竟自己已经尝试了,并确认了自己正在接受的治疗手段就是最适合自己的,如果不来美国一趟,终究也是不踏实。
林先生当前服用的药物会有瘙痒和口腔溃疡等副作用,另外连先生还有一个担忧,服用一两年后自己对这个药有了耐药性怎么办?对此AZZOLI教授表示,美国的新药更新很快,等到林先生对当前服用的药物产生耐药性后,美国还有其他可替代药物,而且那时肯定已经有别的最新的药物问世了。
在我们服务过的所有美国就医的患者中,有些患者到美国后得到了全然不同的治疗方案并延长了生存期,提高了生存质量,有些患者成功的试用了美国新药并取得了显著疗效,但也有少数患者像林先生一样,到美国后经检查发现并不适合试用新药,治疗方案与国内相同,但他们可以借此了解自己疾病的最新治疗手段以及将来的治疗选择。

 

出国看病
麻省总医院候诊室

 

出国看病
麻省总医院候诊室

正如瑞诺健康一再向客户介绍的:美国虽然不能治愈所有的癌症,但是美国就医对大多数癌症患者来说的确是一个新的选择,新的希望。

为保护隐私,文中患者及其家属所用均为化名。
全文完。

分享到:

发表评论

昵称

沙发空缺中,还不快抢~